汉朝皇帝百科

广告

汉景帝刘启是道德人皮下的权奸吗?

2011-11-04 14:50:27 本文行家:芯瑜小小

病香无力的被暮风吹着,杜宇声声唤着愁歌,冬日的剩水残山在翳翳阳光的照射下,充斥着灰白的颜色,庭边的兰草在严霜的怜爱中结成了耀眼的冰晶,冬日的气息中,布满了凄惨和无奈。汉景帝刘启,站在巍巍的高楼之上,心中也是无比的悲凉。

汉景帝刘启汉景帝刘启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景帝刘启登上了大汉帝国皇帝的宝座起,他就面临着一个莫大的挑战,那就是诸侯王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文帝时期,对诸侯王的一味放纵和姑息,到了景帝时期,四方诸侯已经割据一方,固强自守,尾大不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上任的景帝,如果不能将诸侯王的问题解决,那么汉室的江山很可能就会断送在他的手上。年轻的景帝感到了自己作为皇帝的重大责任,他每天都在冥思苦想解决之策,可仍然不得良谋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思中,他看到了宫廷的紫竹外,有一支梅花斜出,那只梅花洗尽铅华,不托脂粉,有如幽独高傲的佳人。月边疏影,暗光销魂,梅花傲立旁的那一小片紫竹,已经消瘦损坏,绛黄无气了,而那朵梅花却孤芳一世,美丽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风细细,雪垂垂,景帝看着这朵盛开的梅花,明白了,这场与诸侯王的较量,是没有选择的的余地的,在这场关乎生死的较量中,谁能取得先发制人的攻势,谁就是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帝默默的走到了那朵凌寒开放的梅花面前,狠狠的折下那朵梅花,冷冷的掷了一句:“胜者一定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的,景帝就提拔了一批以晁错为首的主张“削藩”的大臣,并开始了大刀阔斧的“削藩”改革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元前一百五十四年,景帝以卖官等各种无理罪名先后削去楚王戊的东海郡,赵王遂的常山郡和胶西王的六个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正月,汉朝廷削地的诏书送到了吴国。吴王濞立即诛杀了由朝廷派来的二千石以下的官员。以“诛晁错,清君侧”为名,遍告各诸侯国。消息传来,胶西王刘昂、胶东王刘雄渠、菑川王刘贤、济南王刘辟光、楚王刘戊、赵王刘遂等,也都起兵配合。以吴、楚为首的“七国之乱”,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景帝那里,景帝的反映异常迅速,他派中尉周亚夫率36位将军迎击吴楚叛军,派曲周侯郦寄击赵,将军栾布率兵解齐之围,并命窦婴为大将军,驻荥阳督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台榭千秋,燕子来去,景帝邀晁错一同饮酒踏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宝马雕鞍,乱花飞絮,半阴半晴,散落的翠烟袅袅,景帝和晁错相伴慢慢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初春,黄莺百啭的美景,景帝淡淡的叹了一口气,晁错见状,便问道:“陛下是在担心战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帝听罢轻轻的回过头来,答道:“诸侯王造反的事,早在我的预料之中,军队早就部署整顿完毕了。他们不造反,我反而陷于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错听罢,悄悄的看了景帝一眼。景帝也回过头来看了看晁错,又接着说道:“诸侯王迟早都要造反,削地,造反的早一点,准备的差一点,危害小一点;不削地,他们造反晚一点,准备的好一点,危害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错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知道,我们自从削藩开始,就受到各方阻力,那些怕自己的家眷财宝灰飞烟灭的庸臣们,都极力反对。而今,天下大乱,他们更有托词,说我削藩惹得祸。而天下的百姓,也会说我不爱民生,逼人造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错听着,眉头也不禁锁了起来,答道:“是啊,陛下,如此一来,于内则百官向背;于外则民心向背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台风缓缓的吹在景帝的脸上,景帝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景帝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天涯,日暮斜斜,绮霞依依,桃李纷飞。景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又说道:“还不仅如此,你知道老太太(窦太后)偏爱我弟弟刘武,总是伺机让我退位,如今抓到如此大好的机会,她会不利用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晁错更是深陷沉思,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只需要一样东西,就可以让天下臣民归心于我,让百官再无怨言,让老太太也和我一起众志成城。”文帝平静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晁错听罢此言,便抬起头,看着春华芳菲下,景帝的背影,不甚欣喜的问:“陛下需要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君之九族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帝此言有如晴天霹雳一般划过晁错的心,晁错不禁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帝见他没有反应,便接着说:“你虽死,七国也绝不会罢兵。如此一来,他们便不再是‘清君侧’的‘义军’,而是大逆不道的叛逆。如此一来,不仅百官万民会拥护我,老太太也会支持我。老太太一支持我,我弟弟梁王也就会支持我。而叛军进攻长安,必经梁王领地,如此一来,一箭双雕,不仅削弱了梁王,还能击退叛军。而后,我就会趁势废掉一批藩王,则天下太平矣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帝回头看了看晁错,见他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道:“你一死,则为万世忠良,垂名青史。我则会背着错杀明臣的罪名,直到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臣的命,陛下自取之。”晁错铿锵有力的回答了景帝的话。景帝听罢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景帝诛晁错,去掉了七国起兵的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月后,七国叛军兵败。七国失败后,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。景帝抓住这一有利时机,调整了诸侯王国的设置。参加叛乱的七国,除保存楚国另立楚王外,其余六国皆被废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帝也借此原因,继续大力推行削藩。此后,绝大多数诸侯王国仅领有一郡之地,其实际地位已经降为郡级,国与郡基本上趋于一致。诸侯王已经不再具有同中央对抗的物质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景帝也开始考虑太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就是将来的一国之君,关系着大汉江山的兴旺繁荣。而太子刘荣,庸庸碌碌无所作为,难成大器。因此景帝便在公元前一百五十年,废掉了太子刘荣,改刘荣为临江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年后,景帝又将七岁的刘彻立为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日,薄雾黯淡,一汀烟雨,寒气依依,春水碧天,景帝站在未央宫的大殿上,思考着,帝国的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大汉的江山,他必须为他的儿子铲除危险。不久前,他已经寻机处死了权倾朝野的条侯周亚夫。又将自己的弟弟刘武的梁地一分为五,以削弱刘武诸子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还有最大的一个危险,隐隐存在,但景帝却犹豫着,下不去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,景帝看见池塘春草,园柳鸣禽处,刘彻正在捕蜂戏蝶。林华扫落,径草萋萋,东风习习,美景江山。刘彻在其中嬉戏玩耍,好不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景帝终于下定了决心,拍桌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元前一百四十八年,景帝派中尉郅都对前太子刘荣严加看管、审讯。刘荣在狱中,极其愤懑、悲伤,写完向父亲的谢罪辞后,自杀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障碍都排除了,景帝的心也安静了。而景帝的生命,也慢慢走向了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蔼蔼薄暮笼罩西山,光阴黯淡,悲风习习,碧山芳洲之上,哀鸿酸嘶,一片凄凉。景帝看着自己创下的一片治世,不禁微笑起来,他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紧紧的握住刘彻的双手,眼光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彻对着父亲点了点头,景帝也欣慰的笑了,渐渐的,他的双手松弛了,冰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元前一百四十一年三月,景帝病死于长安未央宫,葬于阳陵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芯瑜小小善良淳朴的小蝎子,乐于助人且天天乐不彼此。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