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朝皇帝百科

广告

想知道汉哀帝和他男宠的故事吗?

2011-07-07 17:26:22 本文行家:龙亦爰

畸恋国君:汉哀帝和他的男宠董贤

汉哀帝和他的男宠汉哀帝和他的男宠

  公元前七年,汉成帝驾崩,太子刘欣即位,是为汉哀帝。

  刚即位的哀帝,从整萧王氏家族的势力中,总结了一些教训,认识到身为皇帝,必须政由己出,决不能像汉成帝那样大权旁落,任人摆布。

  于是,他开始了自己的政治改革。

  在内部,他肃清外戚王氏的势力,启用用琅琊人师丹代替王莽为大司马辅政。在外部,他限田,限奴,竭力实现中兴。

  然而,这一切进行的并不顺利。很快的,改革便受到了巨大的阻力。

  这阻力,并不是来源于哀帝所忌惮的王氏家族,而是来源于哀帝的生母丁氏一系,和哀帝的亲祖母傅氏一系。

  哀帝明白了,尽管自己排斥了非亲的外戚王氏,可是自己的亲属又成为了新一代的外戚集团,继续把持朝政。

  外戚集团如若一直如此更迭,国家的毒瘤便会一直存在,永无宁日。但是,面对着四方外戚的沉重压力,哀帝也只有选择妥协。

  闹花深处,楼台迤逦,镶金画帘在软腻东风的吹拂下半卷半舒。春日巷陌,翠柳盈盈,平莎茸嫩,垂杨金浅。

  迟日催促着满园红花淡淡开放,微雨在淡云的辉映下笼罩高阁。春日的空气里,轻寒轻暖,难分冷热。

  满园春色,芳菲世界,莺啼燕歌,好不美丽。

  然而,就在这一片欣欣向荣里,就在这一乡朝气蓬勃里,却有一个身影坐在角落里,默默地叹息着。而这个愁苦的身影,恰恰就是大汉天子――汉哀帝。

  西楼之上,哀帝临风伫立,凭高念远,怅然寂寞。

  回首远处,一声归雁,斗草金钗,子规声啼。

  而如今,哀帝心里是一腔愁绪,满怀无奈,无从抒发。面对着这样摇摇欲坠的江山,哀帝对自己的大志怀疑了,彷徨了,烦恼了。

  萧萧悲风中,蒙蒙细雨里,哀帝缓步走下了楼阁。

  猛地,哀帝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那背影,清秀绮丽,绝美异常。白衫垂地,青丝飘扬,好似一个绝代佳人。

  “那可是舍人董贤么?”哀帝高声呼喊。

  “正是小臣董贤!”随着一声回答,那妖艳的背影也转过了身。

  正是这无意的转身,展现出了一张绝世的容颜,也开启了一段旷世的孽缘。

  那清晰的面孔,略施着薄薄的粉黛,面白如新剥鲜菱,双眉修长,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。一张脸秀丽绝俗,腰间束着一根雪白的织锦攒珠缎带,头发松散的用长冠挽起,仿佛画上画的仙女般。樱唇不点自红,盈盈含笑。

  董贤的身上着着简单的淡蓝色宫服,宫服上绣着几朵莲花,穿着简单,但却不失华贵的气质。

  一阵瑟风吹过,挑起了那一缕淡淡的青丝。那缕长发,犹如墨染,如烟如雾,好似星汉流云。

  哀帝,不觉间痴了,傻了。董贤,如此美艳的男子,竟胜过六宫粉黛千万倍。

  哀帝用手示意,让董贤靠近一些。

  董贤得令后,便踏着清柔的碎步,走了过来,那脚步似风摆柳叶一样,千娇百媚,万种风流。

  缓步走来的董贤,满目羞涩,不敢抬头,只是低低的伏着首。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象一朵水莲花不甚凉风的娇羞。

  看着董贤盖世的颜色,哀帝不觉间,已神魂颠倒了,哀帝知道,他爱上了一个永远不能爱的人。

  哀帝知道,他变向的爱,定会招致天下人的辱骂。然而,如今,为了爱,哀帝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。于是,他不再管世道的谴责,也不再问别人的意见。他硬是将董贤,这个男人,带进了未央宫。

  不久,董贤升任驸马都尉、侍中,终日服饰在天子的左右。

  从此,董贤便没日没夜地侍奉在哀帝的身边,精心调理着哀帝的起居、饮食、医药,从不休息、懈怠。这一丝丝的深情付出,一点点的妩媚柔情,哀帝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  于是,哀帝对董贤的爱,更深了。

  平日里,哀帝与董贤同榻而眠。

  朝堂上,哀帝与董贤同座而居。

  一时间,董贤富贵缠身,幸福环绕。

  不久后的一个夏日,红丝芳散,外燕翩翩,署香满庭,哀帝和董贤又一次相枕而眠。门外清泉依旧,夏树风凉,繁英寥落。

  枝上的黄鹂叽叽喳喳,将沉睡的哀帝从梦中唤醒。哀帝缓缓的睁开了迷蒙的双眼,身旁的董贤睡得正酣,俊美的面容透露着安详和柔媚,显得那样恬静,那样可爱。哀帝看着身旁沉睡的董贤,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。

  哀帝真想躺下,再多陪董贤一会儿,但是他必须起床去处理政务。起床的哀帝生怕惊醒了沉睡的董贤,便小心翼翼的直起了上身。

  忽地,哀帝发现自己的一只衣袖被董贤压在了身下。

  那只淡紫色的龙袖,衬着董贤闭月羞花的容颜,是如此娇艳,如此完美。董贤恬淡的呼吸,香气缭绕,萦绕在那只袖子上,素雅高洁。

  哀帝实在不忍心叫醒董贤,于是他便命人拿了剪刀,将衣袖剪断 。轻轻地,寒光一闪,衣袖被割断了,紧接着哀帝便悄然离去了。

  哀帝这清柔的一割,不仅留下了一只断袖,也留下了一点超凡的情愫,一段美丽的传奇。

  时间推移,日头西落。落霞处,仙雾飘渺,晚风脉脉。落日熔金,和风吹停,董贤渐渐的从华胥微梦中苏醒了。

  锦绣云屏下,一只断袖平铺,一把剪刀依旧。

  董贤看到此景,一瞬间,便什么都明白了,不知不觉中,他潸然泪下。

  暮辉炯炯,照耀着一滴滴泪水晶莹剔透,铭刻着一点点哀愁诉说。

  随着哀帝对董贤的日益娇宠,哀帝也开始想方设法的取悦董贤,以博得红颜一笑。

  为了取悦董贤,哀帝放弃了一切虚无缥缈的盛世憧憬,放弃了一切皇帝应有的尊严。为了取悦董贤,哀帝不惜置江山于不顾,置百姓于尘土。

  哀帝不惜学“周幽王烽火戏诸侯”,赏赐董贤金银财宝,不可计数。

  不仅如此,哀帝爱董贤,甚至超过了自己。每年地方进贡的宝物,哀帝都要把最好的贡品先送与董贤,而哀帝自己只享用次等的东西。

  哀帝的爱,深深的打动了董贤。董贤流着泪,默默的告诉哀帝,如若陛下死,臣也绝不独生。

  哀帝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新心上人,淡淡的笑了:“那好,我们生则同床,死则同穴。”

  楼阴缺上,栏杆横卧着东厢寒月,一天风露,一晌月光,洒落在二人的脸上,晶莹如雪。两人看着对方的双眼,不觉间,都笑了。

  哀帝的爱,终于引来了非议。

  一日朝会,丞相王嘉在朝堂上大骂大汉无道,皇帝昏庸,董贤无耻。

  哀帝听到王嘉骂自己,只是皱了皱眉,心想王嘉不失为中正之臣。然而,当哀帝听到王嘉骂董贤后,便不觉怒火中烧,立即命人将王嘉处以了死刑。

  残月朦胧,照耀西楼,哀帝和董贤正在西楼之上共进晚宴。小宴阑珊,菜肴美满,一阵秋风来临,轻寒凛凛,银缸里,火烛明灭,照耀着董贤美俏的容颜,曼妙无比。

  “陛下何必将王嘉处死呢?”董贤突然问道。

  哀帝听罢,不由一愣,痴痴的说道:“他敢辱骂大汉天子,论罪当诛。”

  “陛下是明善之君,怎么会因为一句谩骂就处死丞相呢?••••••我知道,你是为了我••••••”董贤的声音颤巍巍的,说到后来,他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  哀帝看到爱人,哭得如此伤心,心里便有如刀绞一般,哀帝本想安慰董贤几句,可又痴痴的说不出口,于是,哀帝只得怜爱的将董贤拥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  怀里的董贤暗暗的说:“臣怎么能因为自己,让陛下蒙受天下的耻笑呢?”

  那声音,轻轻地,微微的,好像一缕风儿吹拂在哀帝的心里。

  哀帝听罢,便将董贤拥的更紧了,两行热泪也不觉的从哀帝的眼眶里流淌了下来。

  “你总是为我想,但如若我死了,你能怎么办”哀帝说着说着,嘴便被一双素手堵上了。

  只见董贤眼圈红红的,泪水不住的流洒,他朱唇微动,激动的说道:“陛下是万岁,怎么可能会...”说到此处,董贤也哽咽的说不出话了。

  哀帝轻轻的用温柔的大手将董贤脸上冰冷的泪痕拭去了。

  哀帝仰天怅惘,暗暗的念叨着:“没关系,我有办法”

  又是一日深秋,哀帝在麒麟殿里与群臣饮酒,董贤卧临在哀帝的身侧。 望着风情万种的爱人,哀帝忽然深情地说:“朕欲效仿尧禅舜,把帝位传给你。””声音不大,可群臣们都听见了,一时间鸦雀无声。

  稍候片刻,还是有忠直汉室之人站了出来,提醒哀帝:汉室的天下,应该传给汉室的子孙。 哀帝听罢,异常恼火,当场便把这个直言的王闳赶了出去。

  宴席不欢而散了。

  然而,天下终是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  公元前一年,哀帝忽然驾崩了。

  年仅二十六岁的哀帝,没有留下子嗣,也没来得及给董贤安排一个有保障的未来,便溘然长逝了。

  没有了靠山,才二十出头的董贤,便仿佛风中飘零的落叶,任人摆布。

  已入冬天了,萧瑟的冷风吹着,皇宫池塘一侧,董贤一身白衣矗立,凭栏凝眸,眼若流星。在执拗的阳光的照耀下,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色,俊美的五官,宛若神圣的佛。然而,就在这姣好的面容里,却仿佛带着无尽的哀怨,无尽的忧愁。

  突然,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打破宁静。为首的军官喘着粗气:“董大人,您在这儿啊,太皇太后命您去见她。”

  少年迟疑了一下,没有动身。军官又催促着,少年终于整了整华美的衣袖,带着愁怨,默默的离开了。

  甘泉宫里,董贤面无表情的听着太皇太后王政君的葬礼安排。那绝世的面孔,不断的抽搐着,激动着。

  董贤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甘泉宫的,他一步步的,异常滞重。

  忽然,天际飘下了一朵朵雪花,淡淡的,凉凉的,好像哀帝的泪。天似漠 心如雪,饮尽苍凉,此情依旧。

  北方的雪 ,婆娑,飘逸。

  缠缠绵绵的,已飘洒了千年。

  董贤回到了家,拿起了如雪的白绫,微笑着,含泪着,默默念叨着:“生则同床,死则同穴。”结束了自己瑰丽的一生。

  雪,仍不断的下着,转眼好像已过百年。这些旧事从容入梦,几回愿醉不愿醒,绝不蹉跎,千百个夜。

  雪一片一片的在风中,在茫茫的天空中盛开,大地瞬间莽然,如铺了一层白玉做的地毯,也铺上了西汉岁月的终结。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龙亦爰散文,小说作家。亦擅长历史研究。

行家更新